杨芷的面前,摆的是一支箭,上面包着一张布帛,这张发黄的布帛上面,颤颤巍巍的书写着几个大字“救太傅者有赏!”

    虽然知道这求救箭并没有发挥作用,父亲还是故去了,但是自己却没有想到,这箭落到了贾南风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南风没有想到,有人在城外拾得了这个东西,我眼见着这自己眼熟,便拿来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杨芷抬头看了一眼贾南风,全然不知道和妇人葫芦里面买的什么药,但她知道,一定不是好药,“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那贾南风大笑了一声,露出了一口黄牙,黝黑地脸上虽说是留有笑意,表情却是十分狰狞,“我没想做什么,只是,这太傅已经被诛杀,要是让人知道了太傅在后宫之中,尚有同党,你说该作何解释。”

    杨芷哆哆嗦嗦地拽着贾南风的衣角,向贾南风哀求着,“杨家全部男丁已被灭族,只留母亲一人,还望皇后高抬贵手,饶过母亲一命。”

    若说这南风刚刚进门之时,太后还徒留那么一点威严,此时的杨芷却似乎被人按住了命门一般,全然没了方寸。

    “呦!太后这话岂不是说得严重了!我何时想要过你母亲性命?”

    杨芷依旧泪眼婆娑,哀求地看着南风,“除了母亲之外,杨芷已再无亲人,还望绕过目前一命,杨芷愿为牛马,在所不辞!”

    南风扶起了太后,“太后实在太过客气,让您做牛做马,那岂不是南风不孝了,不过倒是有一事,南风着实不懂,想让太后解读解读。”

    看着南风话有松口,杨芷似乎抓住了救命稻草,“何事?皇后但说无妨?”

    “你与那羊府凌玥,是否熟识?”

    虽说不是很熟,这杨芷却不敢轻易接话,此时的她,只能听那南风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却见那南风缓缓地掏出了一个玉坠儿,对那杨芷说道,“这是羊府凌玥之物,你可见过。”

    杨芷摇了摇头,自己只与那凌玥只有两面之缘,一次又是在其昏厥之中,怎能认得这物件,于是便对那贾南风说道,“这,是何物?”

    “羊家祖传之物,上有十六字真言!”

    “十六字真言?”

    杨芷凑近那玉坠,看到上面清晰地篆刻着十六个字,待杨芷看清以后,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