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哇,哇,哇······阿爹,阿爹,救命啊!”

    沐博文刚一进门,就听见小儿子嚎啕大哭,不觉吓了一跳,连忙冲进内室,就看到妻子正拿着鸡毛毯子追打自家小女儿。

    那孩子一见到他阿爹,连忙飞扑过去,一头钻进沐博文怀中,抽抽噎噎地哭道:“阿爹,阿娘打我。”

    沐博文心疼地给小女儿擦了擦眼泪,哭笑不得地看了气喘吁吁的娘子一眼,见她脸色涨红,摇头道:“什么事儿,竟急成这般?这丫头若是淘气,你告诉我,我教训她,何必自己动手,要是伤了娘子的纤纤玉指,为夫该心疼了。”

    若是换了往常,沐博文一哄,他娘子肯定喜逐颜开,但这一回,这招到不大好使唤。

    他娘子指了指搁在桌子上的黑漆木盒,怒道:“你就纵着这丫头吧,看看,她都闯了什么大祸!”

    沐博文一回头,看到桌子上的盒子,怔了怔,脸色也渐变,阴沉得仿佛能滴出水来,气得啪啪两巴掌抽在小姑娘的屁股上。

    子真一愣,显然没想到一向纵容他的爹爹居然也对她动手,竟然忘了哭。

    这时,顾婉听见动静,走了过来,一进门,就见屋里乱糟糟的,所有的奴婢们都噤若寒蝉,二儿子和儿媳妇脸色难看,孙女娇嫩的面上还挂着泪珠儿。

    她先把子真抱怀里哄了几句,目光落到黑漆木盒上面,停了停却若无其事地一笑:“你们闹什么,子真还小呢,博文小时候,比他淘气得多。

    她抱着子真坐在椅子上,摸了摸已经打开盖子的黑漆木盒,那盒子分成好几层,第一层上,放着几只木簪子,还有一些古旧的珠宝首饰都很小巧,并不算很名贵。

    最惹眼的便是那些簪子,虽然是木质的,材料并不顶好,仿佛只是随手从梨树上折了枝桠雕成,但却极尽妍态,各个不同,非常精美,也难怪见惯了好东西,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子真会看得眼睛发亮忍不住把玩。

    顾婉把被子真弄断了的一支簪子拿起来,看了看,低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沐博文咬牙道:“都是这丫头的错!”

    “哪能怪她?快三十年了,又不是什么好材料做的,坏也正常。”

    顾婉仲手接过木盒,翻了翻,从里面拿了一支小一点儿的,插在子真小小的脑袋上,笑道:“这可有了年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