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风感觉刘彻这货施恩的手段做的太过于明显,如果这个时候还看不出刘彻对甘小妹和秦小四好,是做给自己看的,那他也真是太笨了。

  既然人家都把戏做出来了,自己没点反应岂不是太不给汉武大帝面子了?

  秦风其实是很讨厌拍马屁这一套的,在单位里就是因为他不擅长溜须拍马,工作了十年也还是个普通职员,就连那些他带过的徒弟爬的都比他高。

  这很无奈,人的性格决定了的事情,不好更好。

  不过此刻秦风觉得有必要为五斗米折腰一次,毕竟所处的环境不同。

  他可以不在乎单位领导对他的评价,但是不能不在乎刘彻这货的意思。

  单位领导无论怎样也不可能要了他的命,而刘彻这家伙要是被惹怒了,他可不管三七二十一,说要你三更死阎王也不敢留你到五更。

  “陛下臣惶恐,您对臣之恩德比山高比海深,就算是臣把身家性命都报之于陛下也不及您对臣恩德的万分之一。”

  这话说的很是肉麻,秦风都感觉挺不好意思的,他都不敢相信这些话会是从他口中说出来的。

  刘彻很满意秦风的表现,总算是不枉费他的一番苦心了。

  不过他还是决定最后试探一下秦风,看他是不是如他所说的那样为自己效力。

  “关内侯免礼,刚才朕说过,我们是朋友,今天只论交情不论君臣。”

  靠,这话说的,你一口一个朕,已经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了,谁敢跟你平辈轮交情?

  秦风心中腹诽不已。

  “多谢陛下!!”

  “关内侯,朕想问你一个小问题。

  假如是你来治理这个国家,如何能国富民强?你可以畅所欲言,把你认为对的方法尽数说出来。”

  你妹的,这能叫是一个小问题?这不是扯犊子呢吗?

  在封建帝王专制的社会,谁敢明目张胆的换位思考啊!就算是在心里想想那都是诛心的大罪,皇权不容丝毫亵渎。

  “呃,关内侯尽管说来,朕当着李将军和公输先生的面,对天发誓,恕你无罪,所以你尽可以大胆的说。”

  公输峣此刻慌忙跪拜行礼:“陛下求才若渴的诚心天地可鉴,风儿你还愣着干什么,还不快快的道来。”

  公输峣心里此刻都高兴屁了,刘彻终于要启用秦风了,这意味着什么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